服务流程
一·收殓:1、从接到电话第一时间,我们公司以最快的速度派专业人员上门服务,为死者清洗穿衣;派殡仪车上门拖死者遗体到殡仪馆冷藏或者冰棺上门冷藏,依据武汉本地风俗第三天出殡到殡仪馆直接火化。2、布置灵堂,现场快速制作遗像..
陵园墓地买墓流程
丧事办理流程图

当前位置:首页 >>新闻中心>>行业新闻
武汉殡葬人:他们悉心摆渡人生最后之旅
2017/4/12 20:56:17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浏览次数:3327  
       人们的生死旅程,他们是最后的摆渡人;人间和天国,他们为两个世界默默守护那份亲情和思念。他们的工作可能不被常人理解,但他们也是怀有“匠人精神”的服务者。

 

  清明来临之际,楚天都市报记者多路探访江城殡葬人,听他们讲述不一样的人生故事。报道分上下篇推出,今日推出上篇。

  女火化师每天6点多就上岗

  “巧手安魂是积德行善”

  “湖北有中午12点前入土为安的习俗,所以火化主要集中在上午。”日前,当记者来到青山殡仪馆时,45岁的刘锦秀刚刚忙完上午的工作,清理完火化机。她说清明期间要火化的遗体比平时多,所以她每天早上6点多就来到殡仪馆,周末也基本不休息。

  刘锦秀的母亲也是一位殡葬工作者,21岁时,她继承了母亲的事业,成了当时武汉唯一的女火化师。

  虽然从小就熟悉殡葬工作,但第一次面对遗体时,刘锦秀还是吓哭了。“但我告诉自己,巧手安魂是积德行善,绝不能轻言放弃!”半个月后,她才克服了恐惧。

  遗体火化是一项艰辛繁重的工作,刘锦秀买来相关书籍,恶补相关知识。为了保障火化机的运行,火化车间没有安装空调,夏天温度常常达到50摄氏度以上,一进去就会浑身湿透,刘锦秀从不叫苦。为了根据火头颜色判断燃烧状态的技能,刘锦秀常常盯着炉膛耀眼的火光,连续观察几个小时。

  2015年6月的“东方之星”事件中,刘锦秀作为第二批善后援助工作队员,在监利从事接待逝者家属、殡殓遗体、追悼司仪和遗体火化工作。让刘锦秀印象深刻的是,有一家兄妹六口全部遇难,家属撕心裂肺的哭声让见惯了死亡的她也泪水盈眶。

  让刘锦秀欣慰的是,丈夫和女儿都十分支持她的工作。不过,一些亲友还是会忌讳,过年时她也不去别人家里拜年。“但我从来没有因为这个而想过放弃这份工作。职业不分高低贵贱,各行各业都需要有人去做,我为我的工作自豪。”刘锦秀说。楚天都市报记者郭文杰 向清顺 曲严

  防腐整容师一干20年

  修复武昌火车站事件受害人遗体

  打扮得得体时髦,佩戴一副黑框眼镜,留着一缕胡须……39岁的杜威看起来像一名艺人,可事实上,他在武昌殡仪馆多个基层岗位已经工作了20年。

  1997年,杜威从中专技校毕业后,进武昌殡仪馆当了一名火化工。不久,他主动申请转到遗体防腐美容的岗位上。这工作涉及人体解剖学、整容学、塑形艺术等知识,专业性极强,杜威养成了边工作边记笔记的习惯,坚持每日总结得失,遇到难题就请教,如今他已经成长为一名技术骨干。

  2013年,通过层层选拔考试,杜威还取得了国际运尸防腐资格证书,成为目前湖北省为数不多获得该证书的人之一。

  为了能让逝者的面色更自然安详,2013年,杜威试验推出了油彩妆。这对面色异常的逝者有着较好的调整作用,对面部破损以及创口也有很好的修复效果,该服务受到家属一致好评。

  因技术精湛,杜威曾参加2000年“6·22空难事件”、2012年“9·13电梯事件”等社会突发事件的遗体处理工作。2015年“东方之星”事件中,杜威不顾自己患有高血压和糖尿病,主动请缨支援监利殡仪馆进行善后处理工作。由于遗体肢体僵硬膨胀,不能直接放入棺中,他跪地用手轻揉关节,并进行绷带缠绕等,在消毒水味、汗味,环境恶劣的操作间里长时间工作,一共参与了200多具遗体的处理工作。

  今年2月武昌火车站恶性杀人案发生后,杜威和他的团队花了4个小时,将受害人的遗体修复。他专业的职业素养和精湛的技术,得到了受害者亲属以及公安部门的认可。楚天都市报记者向清顺 郭文杰

  殡仪车司机把好方向盘

  让逝者平稳走好“最后一公里”

 

  张继元1998年来汉口殡仪馆工作,一开始是从事上门殡葬服务,2000年开始当殡仪车司机。发生重大事故时,他总是驾驶着殡仪车进入现场,不管心情多沉重,他都得一直稳稳地握着方向盘,让逝者走好“最后一公里”。

  接遗体时,殡仪车上都会有3名外勤人员负责搬运遗体,但遇到楼层较高或逝者太胖,司机也要协助搬运。去年武汉暴雨期间,东西湖一铁路旁发现一具无名遗体,当殡仪车行至离现场还有数百米的涵洞时,积水已经齐腰深,车辆无法通行。张继元只好停车,和同事们一起穿着短裤锳过渍水,将遗体包扎好后放在担架上。回来穿过涵洞时,为了不让遗体碰到积水,他们把担架举过头顶。

  作为奔波在第一线的殡葬人,张继元也会遇到很多困惑的时候。今年2月,汉口一小区发生意外,一位装修工人从16楼坠到3楼的平台上,不幸身亡。3楼的两家住户拒绝殡仪人员进入电梯和屋内,张继元的殡仪车也被要求驶出小区。最后,殡仪人员通过消防梯爬上平台包扎好遗体后,消防员将其吊到地面,张继元和同事抬着遗体,走了三四百米才送到殡仪车上。

  “我们也是服务市民的部门。”张继元说,他也一直希望能用自己的付出,改变一些偏见和歧视。几年前,家里有亲戚得知他的工作,还不太情愿坐他的私家车,而现在,家里的亲戚都理解和接受了他的工作。